华体会登陆地址

010-62570007

您的位置:

新闻中心

北交所:中国产业突围与金融破局的执牛耳者
时间:2021-09-19 06:59:29

  进入2021年,中国的改革大动作不断。从反垄断到整顿房地产再到肃清文娱行业,准备工作差不多就绪,主角终于闪亮登场:

  老话讲水到渠成。水从哪里来,上半年大家看得很清楚。这条渠,当然就是北交所。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大运河从春秋修到宋元,最后从杭州通达北京,万里江山从此才真正海阔凭鱼跃。

  成立北交所,同样有画龙点睛的意味。如今,京沪深三地交易所将再次沿着古老的轨迹贯穿南北,将为这条绵延四海的输血管打通最后一道任督二脉。

  从大运河到北交所,无论流通之物是鱼米、钱粮还是货币,跨越千百年的追求始终是一致的:既是把握当下时机的重要决策,更要成为功在千秋的民族大计。

  古人云,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放在金融市场显然不合适。北交所四处引来活水开辟的这半亩方塘,要为中国养一池前所未有的新品种锦鲤。

  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在各层面取得了很多伟大成就。包括建成全球最完整的独立工业体系,是全球唯一具有所有工业门类制造能力的国家,在全球工业和经贸体系中的地位已不可撼动。

  如今全球宏观经济发展形势发生深刻变革,各国在新技术新应用层出不穷带来的全球竞争环境日益升级。新格局下,全球推行的绿色高效经济对传统经济模式提出了新要求。中国这个制造业大国由此迎来产业体系升级的历史窗口。

  以往通过沪深两大证券交易所,中国近4500家企业获得了更好的融资条件,绝大部分企业得以快速壮大发展,成长为各行业竞争实力过强的知名龙头。

  但除此之外,全国还有超过3000万家的中小企业。它们凭借全中国90%以上的企业数量,贡献了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70%以上的技术创新,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这些中小企业真正能通过资本市场获得支持的只有极小部分,它们同样有着借助资本市场力量谋求更好更快发展的强烈需求。这反映出中国的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覆盖力度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中小企业好,中国经济才会好”,中小企业是推动国民经济发展、构成市场主体、促进社会稳定的基础力量。

  尤其在当前中国迈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需要不断完善创新体系、培育壮大创新发展新动力的历史趋势下,为中小企业发展创造更好的发展环境,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这一点体现在制度设计上,就是总体平移新三板精选层各项基础制度,同步试点证券发行注册制。从而很好地完成了制度上的过渡,也能让交易所更早地完成改革、面向市场。

  在战略部署上,截止目前,工信部已经审评、选拔出三批共4922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集中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中高端产业领域。

  很早之前,中国就提出了支持“专精特新”创新企业发展,这是由实施工业经济全面由大转强的升级战略决定的。

  从十八大开始,党和国务院就明确提出要实施制造业强国战略,并适时发布《中国制造2025计划》,“十二五”往后的每个“五年计划”中也都在不断深化推进产业升级战略布局细则和目标。

  “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在创新驱动引领下,加快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加速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

  产业是肌肉,资本市场就是提供动力的血管。为了增强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中国近几年不断推动金融制度深化改革,包括推出并创业板、新三板、科创板等一系列市场改革举措,进一步优化企业发展环境,加强企业融资支持,完善服务体系。

  它将新三板交易平台上升为规范、标准化的证券交易所,加快激活创新企业的融资活力,是顺应当下中国新发展形势下的一次适时而重大的战略调整。

  可以预见,通过北京交易所的融资平台赋能,这些专精特新“小巨人”中必将持续涌现出大批发展迅猛的行业龙头。

  但北交所之所以被社会各界放到这么高的位置上,并且由最高层亲自宣布设立,是因为它的意义远不止支持中小企业发展这么简单。

  依靠南水北调这项史无前例的超级工程,北方从此风调雨顺。就像大运河在其中所做到的那样,高层同样对北交所寄予了厚望。

  让我们把目光从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放到更高维度:党的十九大将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重新定义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从“物质文化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从“落后的社会生产”到“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关注点升级了,问题聚焦也更精准了。

  这一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是对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成就和变革的深刻总结,也是对近40年来改革发展成果的历史回应,更是对未来中国发展方向、发展目标的精准定位。

  2020年,中国GDP约合100万亿人民币。但归为南方省份的GDP总额高达65万亿,北方省份则仅为35万亿,南方接近北方的2倍,特别在近几年,差距有扩大之势。

  GDP前十的省份中,北方只有山东、河南入围,其他8席全部为南方省份。城市GDP情况也类似,TOP 10中只有北京属于北方城市。即使扩大到TOP 20,北方也仅有5座,仅占1/4。

  七普数据显示,南方省份的人口总数约为8.6亿,而北方则约5.4亿。而在重要的人口增长指标上,过去十年负增长的省份,基本都在北方。

  另外,一些关乎“钱”的重要数据也显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前10名城市,南方8座,北方2座。前20名城市,南方12座,北方6座;

  存款余额最多的10座城市,南方8座,北方2座;前20名城市,南方13座,北方7座;北方地区的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与财政支出的比率为42.7%,而南方为51%。这表明,北方对中央政府转移支付的依赖更大,而南方则越来越多地承担财政转移支付供应的角色。

  一般来讲,在和平安定、相对自由的环境下,经济才容易获得长足发展。南方经济自唐朝之后便一路领先北方,是古代中国所处的安全环境决定,加上人口迁移,南方在气候、环境、资源、地理位置方面的优势越来越大。

  特别是在现代全球贸易形成的历史机遇面前,南方沿海地区近水楼台,最先接受到世界先进技术和文化,并逐渐形成开放、重商的文化,南北经济差距进一步拉大,直至今天。

  以A股为例,南方上市公司数量占比70%,北方占比30%。如果剔除国企云集的北京,北方的占比会骤降至20%。

  资本市场作为企业融资的重要场所,上市公司数量是当地经济活跃度的重要指标,从南北对比中,哪里的经济活跃,一目了然。

  作为市场化的关键配套,资本市场的作用毋庸置疑。长三角、珠三角的经济之所以活跃,沪深交易所的作用不可或缺。

  以上海主板为例,在此上市的江浙沪公司,总数达到821家,占比42%;科创板中,江浙沪上市公司总数为139家,占比41%。深圳交易所也有类似的情况,隶属于广东的上市公司总数为599家(含创业板),一个省的占比,就达到了24%。

  正因为有了证券交易所,当地企业近水楼台,特别是民营经济,能够享受融资方面的便利,获得企业发展所需要的资金,上市反过来又能有效规范、完善企业的经营管理,形成良性互动,助力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并在产业和经济上不断领先北方。

  其实,细看北方地区,在经济上是有相对优势的。例如北京地区,云集了全国最优质的高校和科研力量,又比如北方地区的能源资源相对南方要丰富得多,还有工业、农业、畜牧业,甚至旅游等等,这些资源如果能够得到很好地开发,北方的经济破局也就有希望了。

  北交所的建立,同时也代表着中国资本市场新的三足鼎立格局,能更好地平衡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上交所重点服务长三角、江浙沪,偏重服务硬科技;深交所重点服务珠三角、大湾区,偏重服务新经济;而北交所重点服务京津冀,以及整个北方地区,偏重服务创新型中小民营企业。

  尤其届时北交所能够有效帮助北方企业打开融资窗口,资源开发就有了“水源”,经济破局的“水到渠成”就不再是奢望。

  时代大潮,浩浩荡荡。所到之处,茅塞顿开。引入北交所这条新渠来疏通淤塞的金融市场,其实是顺应当前全球百年未有之变局下的大势之举。

  从时局上来说,在国际分工上,中国以往具有优势的制造业正在向东南亚国家和印度转移,又面临着发达国家实施“再工业化”战略以重塑制造业竞争优势带来的潜在影响。

  虽然疫情在一定程度上中断了这个过程,但趋势是无法逆转的。这就要求中国亟须加快科技创新步伐,寻求破局之路。

  但在发展高附加值工业的过程中,一些发达国家对中国在关键核心技术、基础材料、整套装备、工业软件方面都存在着“卡脖子”等制约问题。

  除了往后要从基础教育做起,去培养科技人才,培育行业企业研发创新驱动力和能力的长期国策外,当下最重要的是要充分激发现有企业的优势,尤其无数中小企业的创新潜能,去挖掘和培育出更多各行业的的“专精特新”小巨人。

  虽然中国在各行各业已经有了很多实力足够强的优秀科技企业,但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更多创新的力量。通过完善资本市场赋能企业发展的层级体系,加大覆盖范围,加快培育创新型中小企业,壮大产业与经济发展新动能,成为关键选择。

  同时,过去很多年,房地产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引擎与稳定器。到如今我国的城镇化率已经高达近64%,房地产行业已经基本完成了时代赐予它的历史使命。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经济增长的引擎将逐步转变为以科技创新为动力的新马车。

  要激活这驾新马车,就要激活资本市场力量,赋能万千中小企业,培植出更多的专精特新小巨人,而这是北交所最大的使命。

  于企业层面来说,北交所的横空出世同样也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对于众多企业家而言,这无疑是令人振奋和鼓舞的。因为他们知道,未来在北交所会更容易融到资金,发展壮大自己的企业。

  那些真正敢于创新的人或企业,将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容易迎来命运的开挂,因为他们会得到更多的政策与资金支持。

  与垄断的结果是“我花开后百花杀”所不同,创新是“一花开后百花放”。科技创新具备很强的集群效应,一个突破往往会带来一个全新的产业链、形成一个全新的行业。最终把市场蛋糕做得越来越大,最终全盘受益。

  而一旦全国无数中小企业的创新活力被激活,融资渠道被打通,企业成长有保障,那么,将会在全国范围再次呈现星火燎原、全面振兴的新局面。由此,中国经济的活力也将再次大大激活。

  无数中小企业发展壮大了,意味着社会就业得到充分保障;同时,高科技产业的高附加值会让更多中低收入群体得到更高的收入,由此带来国家财富分配的相对均衡化。

  而良性的财富分配发展格局,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保持持续繁荣发展的根基。人民群众的钱袋子鼓了,消费需求就会提升,以消费为关键驱动力的内循环战略也就有了更坚实的基础。

  中国幅员辽阔,昆仑山脉从西到东、太行山脉从北到南,还有秦岭淮河线、胡焕庸线。一道道无形的界线,在高山大川和沙漠雪原之间纵横交错。

  14亿人就生活在其中的每一寸土地上。从前,苏轼从北方到南方做官,光路上就走了八年;生意人在茶马古道上做一趟生意,也要一个多月。

  现在,依然有人日夜在土地上劳作,有人朝夕于地铁中穿梭;有人在鹤岗的天台上等待夕阳化为乌有,有人在深圳的写字楼里看着霓虹次第亮起。

  单靠一间小小的北交所,千山万水的高度抹不平,东南西北的距离也拉不近。但它虽改写不了地图,却实实在在地立了一张靶。

  如今戏台已经搭好,定场诗也念完了。惊堂木一拍,举国肃静,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表演:北交所究竟会给中国讲出多少好故事,咱们一起洗耳恭听。

上一篇:聚焦前沿 九八投洽会释放中国投资 下一篇:《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