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体会登陆地址

010-62570007

您的位置:

公司新闻

他不为人知的硬科技投资内功秘籍
时间:2021-09-17 11:58:35

  事实上,在宽幅震荡的A股市场中,基金经理想要在长期的投资中获取较高回报并不容易,需要深厚的投资功底、资深的行业经验才能担当如此重任。其中的挑战和乐趣只有基金经理自己知道。今天介绍一位偏好“硬核科技”的基金经理,景顺长城的董晗。

  作为一名拥有15年证券投资经验的基金经理,历经牛熊市场考验,董晗过往管理的主动权益基金,为其投资者实现了远超市场的涨幅,并屡获第三方评级机构点赞。海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董晗自2014年11月22日开始管理的国投瑞银美丽中国灵活配置基金,最近1年、最近2年、最近3年净值增长率分别为75.34%、90.32%和93.15%,分别位居同类主动混合开放型基金第95/1650、57/1396和61/1074,并获得三年期、五年期最高五星评级。

  2020年7月董晗正式加入景顺长城基金,2020年10月开始担任股票投资部基金经理,目前管理景顺长城景颐双利基金、景顺嘉利6个月持有期基金、景颐招利6个月持有期基金、景气成长基金基金经理。根据银河数据显示,董晗自2020年10月30日管理景顺长城景颐双利债券,截至8月6日,A类过去一年的净值增长率为9.44%,位居同类普通债券型基金(二级)(A类)第40/250。

  实际上,不同于传统基金经理金融财经专业出身,董晗出身于物理专业,作为基金经理,董晗认为对世界充满好奇感,是自己投资、研究最大的驱动力。凭借着自己对投资的兴趣加入到金融行业,董晗擅长的科技板块,是高风险和高收益并存的特殊板块,更是快速迭代和波动巨大的板块,一个技术变革没有跟上就有可能导致企业前功尽弃。而董晗物理专业出身,使其科学素养比其他一些财经类的同行要高一些。

  董晗在投研过程中,通过深挖科技领域,建立起了自己的认知壁垒。在研究过程中,董晗会对行业的上、中、下游进行相互验证和沙盘推演,提升自己对产业趋势变化和企业爆发的把握能力。

  在董晗看来,具有硬科技的企业是不断通过投入研发,使自己的产品性能提高,一定要通过技术的迭代、研发来实现,简单说就是做加法,而不是通过一些商业模式的创新区垄断。简单说,硬核科技的定义,就是要提升生产力。

  这种认知过程对于董晗来说就是投资能力圈的建设过程,能力圈是备受投资大佬巴菲特推崇的投资原则,围绕自己熟悉的领域进行投资可以有效提升投资胜率。

  物理学出身让董晗在做全产业链研究时更具科学素养和相关资源,有很多从事科技行业的同学、校友,尤其是材料学方面基础可以让董晗对半导体的迭代升级过程、新能源汽车、消费电子领域具有强大的产业资源优势,并形成更好的理解。目前,董晗兼任景顺长城研究部制造业组长。

  这种投研优势也能让董晗快人一步,抓住市场先机。根据公开持仓计算,截至2021年6月30日,景颐双利基金先进智造板块配置权重占股票资产的69.44%,先进智造板块贡献了股票收益的55.51%。(注;先进智造板块指申万一级化工、电子、电气设备、机械设备、建筑材料、计算机、国防军工、汽车和家用电器行业。)

  董晗的投资哲学就是把物理学中的第一性原理运用在投资中,第一性原理就是帮助特斯拉的马斯克屡屡创造奇迹的思考方法。其大致意思是想要解决问题或者达成目的,需要回归事物最基本条件,重新拆分结构分析并且重组找到最优路径。

  通过第一性原理来重新审视世界,会发现金融领域和物理领域其实是相通的,物理学出身的董晗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在做投资决策时,最重要的是能从基本的条件和规则出发,而不是靠比较和经验来下判断,进行追本溯源的理性推演,贴合事物的本质,更能看出企业未来发展的真实方向,加强投资能力。

  因此,董晗强调,其在选股中重点关注企业所在产业趋势、企业技术的领先性以及公司的管理层是否优秀。通过这三个核心点,精选优质企业投资。

  放眼未来,科技成长型企业当下普遍迎来高增长时期。我国高端制造业正处在快速发展中,近五年我国制造业GDP比重保持在25%以上。国家政策的扶持和调控也是支撑高端制造业发展的关键因素。

  自“中国制造2025”计划提出后,我国制造业发展动力已经由创新开始驱动,更换动力引擎后发挥出新的动力。目前从企业的研发来看,费用占比逐年提高,相信在不久之后,“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会成为必然。

  先进智造已经成为我国制造业发展的主旋律,这又刚好契合董晗执掌的景顺长城先进智造混合型基金的投研方向,让这款基金具备长期投资价值,持有人可以分享到国家战略升级的红利。

  1)上游资源型公司:指能源革命中的新能源行业和制造业升级过程中进口替代空间大的高端基础材料和新材料行业;

  2)中游载体型公司:指提供智能技术和高端装备,促进传统企业向智能化升级的载体型企业。主要涉及半导体、人工智能、工业软件、网络安全、工控自动化等行业;

  3)下游应用型公司:指依托于信息通信技术或自动化技术崛起,实现原有业务智能化升级、实现生产效率提升或开拓了新的业务模式的企业。主要涉及无人工厂、自动驾驶、智能家居、航空航天、生物工程等行业。

  拿半导体公司的行业前景来说,董晗认为整个半导体产业虽然处在被“卡脖子”的危机中,但也存在着巨大的机遇。国产替代将是半导体爆发的动力源,高水平的上游制造能力和大体量的下游需求将催生出一个伟大的产业。

上一篇:代销上阵 民营银行获客窘境怎么破 下一篇:银行理财投向曝光!权益类资产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