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体会登陆地址

010-62570007

您的位置:

公司新闻

长江材料过会近4年还没上市 九鼎投资成IPO阻力?
时间:2021-09-22 01:58:27

  2017年6月申报IPO,当年11月便成功过会的重庆长江造型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材料),此后却迟迟未能等来发行批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由九鼎投资(17.640, 0.00, 0.00%)旗下子公司投资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两家合伙企业,是长江材料的第五大和第六大股东。而九鼎投资入股的IPO公司,近几年都遭遇了强监管。因此,为绕开九鼎投资这一阻碍,嘉兴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兴富海)在2020年接盘了九鼎投资持有的上述两家合伙企业的出资份额。

  不过,在嘉兴富海受让上述合伙企业出资份额的资金来源的表述上,存在前后不一致的问题,长江材料的保荐机构和保荐代表人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嘉兴富海法定代表人金赵亮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上述受让出资份额的资金来源问题已向证监会解释清楚,目前已不存在问题,可能等一两个月,长江材料的上市情况就将落定。

  嘉兴富海由自然人金赵亮和邱晓薇分别持股90%和10% 数据来源:启信宝 视觉中国图 杨靖制图嘉兴富海由自然人金赵亮和邱晓薇分别持股90%和10% 数据来源:启信宝 视觉中国图 杨靖制图

  事情还要回溯到2011年底,苏州天瑶钟山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瑶九鼎)及苏州天枢钟山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枢九鼎)分别增资3511.233万元和2668.537万元,分别占增资后长江有限(长江材料的前身)注册资本的6.25%和4.75%。

  至招股书(申报稿)披露日,天瑶九鼎、天枢九鼎仍分别持有长江材料5.89%和4.48%的股份,分列第五和第六大股东,两家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苏州昆吾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苏州昆吾),后者则是九鼎投资旗下公司。

  直至近日,证监会官网披露对长江材料的保荐机构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按照证监会的说法,处罚原因是发现其在保荐长江材料IPO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履行相关职责,核查嘉兴富海受让苏州昆吾持有的苏州天瑶钟山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苏州天瑶)、苏州天枢钟山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苏州天枢)出资份额时,对受让方资金来源的表述前后不一致且有实质性差异。

  原来,2020年10月28日,苏州昆吾将持有的天瑶九鼎、天枢九鼎出资份额转让给了嘉兴富海,天瑶九鼎、天枢九鼎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也变更成了嘉兴富海。而同时,天瑶九鼎、天枢九鼎也分别更名为苏州天瑶和苏州天枢。

  事实上,自2018年开始,九鼎投资便遭遇母公司九鼎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金亚科技财务造假等一系列负面消息,这也导致九鼎投资参股公司的IPO成为监管审核的重点。

  “近几年确实证监会对于九鼎投资入股的IPO项目一律采取了封杀政策,主要因为担心后面有代持的情况,但像今年以来是否有放松的情况,则不得而知了。”某券商投行业务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而这一操作手法在此前也有先例。天风证券(4.520, -0.02, -0.44%)于2018年5月3日IPO成功过会,随后在当年10月19日上市,其第7大股东为苏州建丰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建丰九鼎)。而在上市前的2018年9月4日,九鼎投资旗下的北京惠通九鼎投资有限公司便退出了建丰九鼎股东行列,后者也更改了公司名字,去掉了“九鼎”二字。

  要追问嘉兴富海受让苏州昆吾持有的苏州天瑶和苏州天枢出资份额的资金来源的话,或许需要先了解一下嘉兴富海背后的股东情况。

  启信宝显示,嘉兴富海成立于2016年,由自然人金赵亮和邱晓薇分别持股90%和10%,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资本500万元。其中,金赵亮担任嘉兴富海的法定代表人、经理、执行董事。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1994年至2012年期间,金赵亮浸淫于重庆的证券市场近20年,先后在重庆有价证券(西南证券(5.370, -0.27, -4.79%)前身)、平安证券、广发证券(21.070, 0.35, 1.69%)任职,随后便下海参与创办了重庆极富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但后者目前处于注销状态。

  金赵亮与刘悉承之间还存在其他交集。在刘悉承作为万里股份实控人并担任董事长的2017年10月至2018年8月期间,金赵亮也担任了万里股份的监事。同时,金赵亮还曾在刘悉承实际控制的重庆赛诺邦和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目前已注销)担任过监事。

  而对于嘉兴富海受让苏州昆吾持有的苏州天瑶和苏州天枢出资份额的资金来源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致电了金赵亮,后者表示,因为长江材料马上就要上市了,所以不便于说太多的细节,免得到时候影响公司的上市计划。

  但金赵亮强调,上述出资份额的收购没有外部资金来源,而且不管是资金来源表述前后不一致的问题,还是在资金来源正当性方面,目前都已经没有问题了,已经过了这个环节了,也跟证监会解释清楚了。

  首先,由于海南海药未按规定披露重大担保事项,以及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事项,时任海南海药董事长的刘悉承在2018年被海南证监局处以警告处分。随后,由于海南海药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刘悉承又被海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而在万里股份方面,刘悉承仍需补偿公司2018年1.56亿元的亏损额,同时,刘悉承在2018年作出的3年内以6.8亿元回购万里股份原有铅酸蓄电池业务资产的承诺也仍未兑现。

  不过,谈及长江材料的上市进展,金赵亮仍然充满信心,其表示,应该很快会进入拿批文的阶段,可能等一两个月,事情就将落定。

上一篇:机构信心不足高位出逃 佛山游资重 下一篇:中国人保投资赚超353亿 后市加